当前位置:主页 >> 环卫清洁

广州一年四亿废电池无处容身

2021-07-23 22:13:51| 来源:| 编辑:| 点击:5次

广州一年四亿废电池,无处容身

一粒钮扣电池可污染60万升水,等于一个人一生的饮水量。一节一号电池烂在地里,能使一平方米的土地失去利用价值。目前,全国几乎每个城市都认识到了废旧电池潜伏的污染危害。但是如何建立起周密的回收网络和如何处理这些“污染小炸弹”,是各地共同的难题。

广东是电池生产和消费大省,每年会产生数亿只的废旧电池。如何处理这些散在千家万户的污染物?政府和百姓都挠头以待。

目前,省内有些城市虽然设立了废旧电池回收箱,但利用率却不高,大多数市民知之不详,仍然随便丢弃废电池。即便回收了可怜一点的废电池,却又不知如何处理,只好将它们堆放在仓库里。

而另有一些城市,比如广州,既没有回收废电池的措施,更没有专门处理废电池的填埋场。如此一来,废电池竟找不到“容身之所”。

权威统计

目前广州每年消费电池约5亿节,其中八成、约4亿节电池使用后就被弃置。废电池的体积很小,但危害却很大。据广东省环保局的专家介绍,一颗“钮扣”电池中的污染物全部释放后可污染60万升水,一节一号电池弃置于土壤中,可使一平方米的土地失去农用价值。

相关规定

电池之所以有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电池含“汞”,为此,国家有关部门早已下令,至2006年,我国的电池生产也将最终实现“无汞”含量。

早在1997年12月31日,原中国轻工总会等九个部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限制电池产品汞含量的规定》,要求从2001年1月1日起,进口电池将由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实施强制性检验,并明确规定“2006年起禁止生产和销售非绿色环保电池”。而在过渡时期,政府部门和民间机构则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废旧干电池的回收行动。

广州仍无废电池填埋场

广州每年有4亿节电池被弃置!那么市民手中的废电池,究竟应该放哪呢?广州市环保部门回应,最简单的办法是请市民把废电池交给环卫工人处理。但据环卫部门透露,目前广州还没有专门的危险废物填埋场,因此废电池只能是与生活垃圾一起填埋。

据了解,广州每日只有1/3的固体废弃物进行了卫生填埋,换言之,还有大部分的废电池是没有得到妥善处理的。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环卫部门至今共收集到数十吨的废旧电池,这些废旧电池大部分仍堆放在各街道环卫站内。

据悉,从9月1日起,广州城区的公共场所将陆续投放1万多个垃圾分类箱用于垃圾分类回收。这些垃圾箱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有害垃圾”三种,其中,深红色的垃圾箱就是用于投放“可能对环境造成现实或潜在危害的垃圾”,当中主要包括废电池。

建议对电池生产厂收税

广州目前尚未设立危险废物的分类处理中心,也没有专门处理危险废物的厂家,所以废旧电池的回收是个大难题。

为什么在人们环保意识普遍提高的今天,处理废旧电池却成了一道难题呢?据说,主要是由于废电池回收的利润比较低,而且客观上还没有过硬的技术来支撑,而国家尚未有鼓励企业投资的产业政策和相应的法律法规,所以鲜有企业投资回收废电池。

广东省环保局的环保专家认为,按照我国“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对电池生产厂家适当征收环境治理税是必要的。将来,处理废旧电池的希望,还在于研究机构拿出较为成熟的技术和政府拿出资金进行处理废旧电池的硬件设施建设。

深圳回收箱“吃不饱”

已回收的500公斤废旧电池仍然存放在仓库里

今年6月初,深圳推出废旧电池回收箱,可三个月过后,回收箱不仅面目全非,“收入”也实在可怜。

回收箱由蓝色干电池回收箱和绿色充电电池回收箱两部分组成。昨日,记者来到益田村中心广场,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找到一个蓝色干电池的回收箱,箱子已经被人掀开,里面塞满了塑料袋和矿泉水瓶等生活垃圾;而另外一个绿色充电电池箱则夸张地从小洞里面伸出一截塑料袋,它的箱盖也有损坏。在天虹商场后面,记者发现的回收箱照样是破损的,里面充斥着垃圾。

据称,深圳首批100个废旧电池回收筒,投放在20个“绿色学校”、10个“绿色社区”及部分商场,争取今年废旧电池的收集率达到16%,2005年达到60%,2010年达到90%。而如今这100个环保箱保存完好并能发挥作用的不到一半。

深圳市环保局危险废物处理中心有关负责人说,三个多月过去,该中心每月专门派人回收,至今才有四五百公斤,离全年回收16%还差得很远。“主要是市民的环保意识没有跟上”。

然而,即便是已回收的500公斤的废旧电池,至今仍存放在深圳废物处理的仓库里,无招可治。

据介绍,今年专门回收的废旧电池大部分为充电电池。深圳危险废物处理中心已经建立了专门的填埋场,这些废旧电池完全可以被安全填埋,可它们为什么还在仓库里堆积着呢?危险废物处理中心业务管理科的王浩东对记者说,危险废物处理中心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只有赢利才能使废旧电池处理进行下去,而目前的技术只能进行物理分拆以及简单的化学提纯,可利用率低,利润微薄。如果将这些电池完全填埋,还要自己贴钱;利用技术提纯变废为宝可以做到,但成本将会大得吓人。由于能力有限,危险废物处理中心只能积压回收的废旧电池。

王浩东认为,电池处理要产业化,但又缺乏资金,这需要政府介入。鉴于在短时期内不可能大幅降低处理技术成本,政府需要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首先是监督电池的生产,从源头上治理,防止含毒量超标;另外,实行谁污染谁负责,谁污染大谁掏钱多,这一招可以让电池处理有充足的资金,比如现在需要处理的硫酸液,虽然要缴纳的处理费比购进成本还要高,但国家对此有规定,厂家不得不交钱处理;最后,政府必须监督电池的收集过程,使其规范化。

******

中国废旧电池回收不足2%

目前,中国电池180多亿只的年产量占世界电池总产量的30%以上,年消费量达70亿-80亿只,但回收率却不足2%。

据了解,上海、北京回收的电池尽管已经有几百吨,但现在都还躺在仓库里,因为电池回收处理厂一旦正式开工,目前的废旧电池回收量将远远满足不了处理厂正常运转的需要。据了解,一个废电池处理厂每年需要处理3000多吨废旧电池,才能维持正常的生产运转,而国内即使是回收工作做得比较好的北京,全市目前每年的电池回收率却不到5%。

一个回收故事

“1000节废旧电池,换一辆价值2300元的环保电动自行车”。这是上海一家电动自行车企业近日向市民推出的一项公益活动。出乎主办者意料的是,原本计划3个月的活动刚开展半天,就被迫提早结束。因为参加的上海市民实在太多了。

这家企业原打算提供100辆电动自行车,但活动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就有市民带着大包小箱的废旧电池前来排队,有的甚至一下子带来了三四千节。活动半天后,170多位登记市民共上缴了近10万节废旧电池,“僧多粥少”,主办者只能改兑奖为抽奖。

上海的做法

上海从1998年5月开始启动废旧电池回收工作,目前有五种途径:一是在试点小区里,专门设置“有害垃圾”分类箱,在浦东和虹口的住宅小区,还有专门的废旧电池回收处;二是从1998年起,在各个大、中、小学和政府机关设立废旧电池回收处;三是遍布市区的2000多个“东方书报亭”,市民买新电池时,可以凭一节废电池享受两角人民币优惠;四是在华联、联华等大超市以及市百一店等大商场里,设有回收点;五是在街头的分类垃圾箱上,安装有回收废旧电池的特别分类筐。

上海回收的废旧电池如何处理?目前先把回收的废旧电池统一运到嘉定区安亭镇的有害垃圾分拣处,放入临时存放的密封箱。眼下,上海投资1亿元的工业废物处置场已进入调试阶段,在此“躺”了多年的近700万节废电池将被固化填埋。但由于回收率太低,难以产生规模效应,回收利用成本太高,废旧电池的资源化处理一时还难以实现。

国外的做法

■美国是在废电池环境管理方面立法最多最细的一个国家,不仅建立了完善的废电池回收体系,而且建立了多家废电池处理厂,同时坚持不懈地向公众进行宣传教育,让公众自觉地支持和配合废旧电池的回收工作。

■德国要求消费者将使用完的干电池、钮扣电池等各种类型的电池送交商店或废品回收站回收,商店和废品回收站必须无条件接受废旧电池,并转送生产厂家进行回收处理。还要求商店和废品回收站必须担当起区分有毒电池和无毒电池的责任,并对有毒性的镍镉电池和含汞电池实行押金制度,即消费者购买每节电池中含有15马克的押金,当消费者拿旧电池来换时,可以自动扣除押金。

■日本的野村兴产株式会社每年从全国收购的废旧电池达13000吨,占全国废弃电池的20%。野村兴产是一个民营企业,日本政府对它没有投入一分钱,但日本电池工业协会提供了很大帮助,与日本各大厂家进行协调进行一些资金补偿。对其它电池如铅酸电池,日本可做到100%回收,二次电池和手机电池也正在通过生产厂家的配合积极开展,特别是回收锂离子电池中的钴利润可观。

市民的妙计

■在邮政信箱旁边设一个电池回收箱,邮递员在取信时顺手把废电池带走。

■“以旧换新”。让电池售卖点同时成为废电池回收点。买电池者不拿相等数量的旧电池来,卖者有权在原价的基础上加价,而差价由政府补贴。

■寻找现有电池的替代品,不含重金属,能被模压成各种形状的塑料电池。

电池回收

湛江 对生活垃圾处理未作分类,废旧电池只是作为普通垃圾处理。

佛山 因为城区小,至今还没有一个处理电池的地方。

汕头 市区繁华路段日前出现30个造型酷似电池的垃圾箱,专用收集废旧电池。

装饰装修公司

装修设计图

设计装修

装饰设计公司

装修图片

友情链接: